今天是:       欢迎访问铜陵市数据资源管理局(政务服务管理局)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动态信息 > 工作动态

【媒体报道】安徽首个!为何落地这座城市?

2020-07-28 14:46   来源:   访问量:
【字体:  打印

  “3459416001”,镜头在铜陵市智慧城市运营管理中心的巨幅屏幕前,定格下一组实时数字,这是铜陵城市超脑试运行以来载入的信息总量,其中仅过去一周新增的数据就超过6000万条。

  数字有节奏的跳动着,如同脉搏,记录下城市的一屏一吸。这些由“0和1”组成的信息,通过“超级大脑”的赋能,推动这座城市向一个“智慧生命体”进化,使之不仅能够辨识声音、感受温度、看见世界,更拥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。

  经过近两年建设,铜陵城市超脑已汇聚34.5亿城市大数据。2020年5月11日,铜陵城市超脑正式对外发布,成为安徽省第一个落地的“泛城市大脑”类智慧治理项目。


  智慧的维度

  一场关于铜陵城市超脑的报告会正在开讲,城市超脑施展的“黑科技”,让现场观众大开眼界。

  疫情期间,铜陵有8处农贸市场承担着民生保供职责。市场人流量大、聚集度高,极易发生疫情传播。城市超脑通过现场摄像头拍下的画面,发现107起市民未戴口罩的行为。同时,根据大数据分析,准确预判出现场人流聚集情况。不仅如此,在城市超脑的治理下,全市渣土泼洒、秸秆焚烧等破坏环境行为无所遁形,占道经营、违章搭建等问题事件处置数量提升了10倍。

  作为政府方牵头人,铜陵市数据资源管理局大数据中心规划发展科钟坚,介绍了铜陵城市超脑项目最初的缘起。

  实际上,铜陵城市超脑是此前智慧城市建设基础上的进阶,同时也是一次智慧维度的升级。早在2013年,铜陵入列国家住建部首批智慧城市建设试点城市,开始了以信息化技术治理城市的探索。

  先行先试中,铜陵也遭遇一些难解的问题。以数字城管系统为例,在处理城市垃圾倾倒问题上,虽然系统做到了事件归集和处理线上化,但前端的巡查力量依旧薄弱。依照铜陵市“9+x”网格化综治体系,城市垃圾监管被纳入基层网格员的工作范围,网格员登记到系统的数据是否全面准确,直接决定了系统的运行效果。

  过于依赖人力的弊端,在以往的智慧城市建设中普遍存在,导致了“智慧化”往往只是从纸面登记变成线上登记,没有实现数据的实时流动,也没有改变传统的治理模式,有时甚至徒增基层工作负担。

  一般认为,智慧城市的发展可分三个阶段。1.0版是数字化,让工作中的信息可以用数字的形式表述出来。2.0版是智能化,在网络传输的基础上实现局部的智能反应和调控。3.0版是智慧化,通过万物互联,以智慧技术驱动城市优化运行,这才是智慧城市的完成形态。以此来划分,铜陵还处在1.0向2.0进化的阶段,距离真正的智慧城市尚有距离。

  拉长时间线看,受制于技术手段不足,当时建设中的局限性不可避免。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的突飞猛进,则为打造真正的智慧城市提供了更多的想象空间。以AI赋能的城市大脑概念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,被誉为未来城市的基础设施。

  科大讯飞是行业内较早将人工智能与城市治理相结合的科技企业。2014年,讯飞启动“超脑计划”,研发人工智能系统,此后结合这一科研成果与城市治理应用场景,诞生了城市超脑的雏形架构。

  而在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,科大讯飞就已与铜陵展开合作,参与包括全市社会服务管理信息化平台,互联网+政务平台等多个项目建设。双方的互信让进一步深化合作水到渠成,同时也可以在原有基础上充分“利旧”,进行改造升级,从而节约建设成本。

  2018年铜陵市政府与科大讯飞接洽,希望将城市超脑最新技术在铜陵落地,从而真正实现城市的智慧化。同年9月,双方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铜陵城市超脑项目正式启动。


  另一条赛道

  作为科大讯飞派驻铜陵城市超脑项目建设的负责人,刘啸来到铜陵工作后,对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认识。“很多人提到智慧城市首先都会想到杭州,但是铜陵有自身的特点,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绝大多数中小城市建设智慧城市的方向。”刘啸表示。

  包括杭州在内,多数地区城市大脑建设领域起点是解决交通拥堵问题。然而,全国有解决交通问题刚性需求的城市并不多。百度与高德每年度都会推出城市拥堵指数排行榜,列入榜单的城市共有100座,但从数据来看,50名开外的城市拥堵程度并不严重。

  这也意味着,以交通为导向的建设思路对于大多数城市而言并不适用,而几乎同时可以确定的是,智慧城市未来并不是大城市的专属标签。“中小城市没有大城市病的困扰,但几乎百分百有社会治理的需求。”刘啸说,铜陵城市超脑从一开始聚焦在如何提升社会治理的质量和效率上。

  这一方向也与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不谋而合。全会关于“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”,特别将“科技支撑”纳入社会治理体制。可以说,科技化是当前社会治理的短板,也是未来重要的着力方向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社会治理过去一直是铜陵这座城市的亮点。2010年起,铜陵市逐步撤销街道办,组建大社区,开创了全国先河。此后,铜陵的名字频频与治理创新挂钩,居民幸福指数也在各大榜单上名列前茅。显然,铜陵并不愿意在数字化时代落伍,这不仅是一张城市名片,也关系到本地居民实实在在的幸福感。

  对于科大讯飞而言,铜陵也是一直渴望找到的一片试验田。铜陵在社会治理方面的创新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较小的城市规模。2016年完成区划调整前,铜陵很长时间都是全国面积最小的地级市。小城市建设城市超脑,数据量相对较小,复杂业务场景较少,建设周期比大城市短,能够更快的见到应用成效,从而打造一个标杆样板,这对于提升讯飞城市超脑品牌竞争力的意义不言而喻。

  因此,铜陵与讯飞的合作协议中,一致同意将合作关系定性为“成长型战略合作伙伴”。由科大讯飞在铜陵成立讯飞长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专门负责城市超脑建设运营,一批前沿技术将在这里投入应用。

  为解决城市超脑建设资金,铜陵市通过国开行安徽分行、铜陵天源股权投资集团有限公司、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三方进行市场化合作,从而实现超脑建设一次投入、一次建设,最终打造成为“1+2+3+4+N”体系的完整版。即1个大数据中心,2个重点应用系统,3个能力平台,4个配套支撑,N个场景协同。

  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庆峰表示,讯飞将以铜陵“城市超脑”作为标杆工程,探索“城市超脑”的复制推广。可以想见,未来将有更多中小城市的城市大脑建设从铜陵经验中获益。


  百川归海

  城市大脑的核心是智能分析和协同处置能力,而要让这一能力在城市治理中大展身手,则需要通过前端的感知层源源不断地将文字、图像、声音等信息输送到数据中台。换言之,数据越丰富,城市大脑也将越聪明。

  然而,前端的数据搜集涉及政府各部门协调配合,从目前各地建设现状看,这也是城市大脑建设中最棘手的问题。

  2015年起,安徽省各市陆续开建社会服务管理信息化系统,其中第一步就是要完成政务类大数据的归集。从各部门角度而言,分享数据也意味着让渡权力,解决之道往往需要地方领导的高位推动。

  而在2014年,铜陵市就率先组建了市数据资源局的前身市级信息办,除个别单位仍保留自有的信息中心外,撤并整合了全市各部门的信息中心,构成了市级大数据中心的雏形。此外,由市政法委书记兼任智慧城市建设领导小组组长,使得数据归集的阻力大为减轻,铜陵也成为省内乃至全国政务数据归集度较高的地级市之一。

  拥有政务数据的城市大脑只是第一步,要实现对城市治理的全方位覆盖,数据的搜集范围还需要从政务大数据迈向城市大数据。特别是分散在各委办局的视频、语音数据资源,如果能够整合到城市大脑中,将极大充实系统的能力。

  为了说服各部门将各自手中的数据资源分享出来,铜陵市在城市超脑建设中确立了一个原则:部门提需求,超脑拿方案。依托现有的公安系统社会视频共享平台等资源,先期应用到各单位实际工作场景中,在短时间内提升工作效率,无形中上了一堂生动的数字治理课。相关部门看到了城市超脑带来的便利,也打消了将各自数据资源对接到统一平台上的顾虑。

  跨部门的数据归集提升了城市超脑的能力,反过来也倒逼了政府打破行政部门之间的藩篱,实现了从分散治理到协同治理的跨越。

  过去,城市管理更多是以部门职责为出发点,但随着城市治理问题日趋复杂,需要跨部门协调和联动处置的越来越多,数据越整合,越精细,越共享,管理就越高效。

  这成为铜陵下一步发力的方向。铜陵将计划建设城市超脑实体协同中心,各相关单位委派人员入驻中心协同办公,同时建立城市运营管理机制、事件协同处置机制、专家会商机制和协同部门考核机制,进一步消除“数据孤岛”,打破“数据烟囱”。


  让城市充满人性的温情

  目前,铜陵城市超脑已经打造了27个应用场景,未来也将根据民生需求持续探索新的智慧场景,预计到今年年底,将实现50个场景的落地。这不禁让人憧憬,城市超脑还将带来哪些变革?

  在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张友国看来,铜陵城市超脑建设是一项探索性的工作,并不像传统工程可以设计好,也难以预测未来能迸发多大的能量。

  “目前通过城市超脑做到了城市治理问题发现、处置效率的提升,但未来这种提升的空间也有可能越来越少。比如城市大型运输车的治理,随着治理的触角不断延伸,越来越多的问题将在前端源头得到化解。因此,观察铜陵城市超脑的意义不能仅仅看量化的数据。”张友国说道。

  尽管上线的时间并不长,但城市超脑已经在重塑城市治理生态上释放出越来越大的潜能。

  过去,占道经营一直是铜陵城市治理中的痼疾。从管理者的角度看,这种行为侵占了公共空间,影响了城市整体市容市貌,应该予以取缔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占道经营也一定程度起到繁荣市场,解决民生需求的作用。

  在这一问题上,公权力不能缺失,但也不能过度。人工治理始终无法找到平衡点,而城市超脑却可以提供更多的解决方式。通过将视频监控拍下的画面发给责任人,以短信或电话提醒的方式让他改正,如果屡教不改的话再进行处罚。“罚本身不是目的,最终目的是为了提高全社会制度化、规范化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城市超脑带来的‘柔性执法’是社会治理观念更新的体现。”张友国说道。

  除了解决城市治理中“用力过度”的问题,城市超脑也在致力解决“用力不足”的问题。

  疫情期间,社区工作人员难以入户登门走访,对于特殊人群生活状况的关注存在缺位。铜陵市幸福社区的工作人员帮助独居老人加装了接入城市超脑的“电子猫眼”,从而可以远程智能掌握老人长时间未出门等异常情况,及时抽调人员进行走访,下一步还将结合可穿戴智能设备,远程为老人提供医疗健康服务。尽管城市超脑不能完全代替人,却可以让更多需要关怀的人感受到社会的温暖。

  “大家常说技术是冰冷的,而我们的目标就是让冰冷的数据,变成充满人性的温情。城市超脑让好的行为得到发扬,让坏的行为得到约束,从而让城市的外在和内在都变得更加美好。”张友国说。

  决策杂志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i9Yv77Hxtx0v031jtxLBKQ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